第七十三章 遗命(1 / 2)

寒门贵子 地黄丸 3777 字 6天前

皇帝病重,没有立储,

这是一个帝国天大的危机。

然而,危机之下,对某些心中有野望的人而言,也孕育着天大的机遇。

安休林病重当晚,庾茂悄然进入山阳王府,第二天大早,山阳王安休渊进宫侍奉,衣不解带,通宵达旦,亲自试药、喂药,擦身接痰,毫不避讳,不仅满面戚色,还被黄愿儿撞见在角落处暗自垂泪,种种表现,让安休林心里大为感动,这日召进寝宫,抚其手背,叹道:“想我们兄弟十三人,除过病死的,大多死于元凶之手,唯有你彼时年幼,尚得保全,此为天数使然。如今太祖这一脉,只余你我,而我眼看没几日好活了。你年十六,平时狂绢了些,但这段时日我看你心地良善,并非传言那般的不堪,今后切记要慎开杀戒,宗室的兄弟们纵有错失,亦多加包容,莫要再重蹈元凶覆辙……”

安休渊痛哭失声,以额头不住的触碰皇帝的手,竟哀伤到不能言语。

又过了两日,太极殿,西殿。

温如泉亲自诊断后,对外面苦苦守着的徐佑、柳宁、谢希文、陶绛、袁灿、檀孝祖、顾怀明、顾允、袁阶、曹擎等人摇了摇头,道:“少则三五日,多则七八日,诸公要早做准备。”

众人齐齐看向徐佑,徐佑知道他们的心思,道:“都随我进去吧。”

殿内药味弥漫,安休林躺在床上,神色萎靡,行将就木,招手让徐佑近前,声音断断续续,又微不可闻,道:“谁可统承洪绪,你们议出人选了吗?”

徐佑道:“正要奏请陛下,皇室现年十四岁以上的男子共有七人,分别是山阳王安休渊、临贺王安怀彦、南平王安怀昱、始安县王安怀融、桂阳王安怀宣、东平王安怀雍以及历阳王安怀况,究竟立谁为储君,臣等不敢僭越,还望陛下明谕!”

听着也是凄惨,偌大的皇室,安子道称帝时杀了一批兄弟侄子,等到安休明这个元凶继位,更是大杀特杀,同辈兄弟几乎屠戮殆尽,子侄辈也杀了不少,结果现在人丁凋敝,到了关键时候,只有七人够资格进入候选行列,别说和那些大家世族们比,就是和普通的小康之家比也差之远矣。

安休林挣扎着坐起,道:“大将军留下,其他人先退至殿外等候。”

谢希文心有不甘,但又不敢抗旨,看了眼徐佑的背影,躬身缓缓退出西殿。陶绛低声道:“主上这是何意?就算托孤,也不该斥退我等,独与大将军私谋……”

谢希文立于门口,脸色凝重,没有做声。可他知道皇帝已经决定了由谁继位,这是私下里征求徐佑的意见,想要取得他的全力支持。

皇帝到底会选谁呢?

山阳王是皇帝的亲弟弟,可品行不端,实在不足以为人主。其余六人也大多不怎么成器,如果非得矮矬子里挑高个,也只有桂阳王安怀宣素有仁孝之名,尚可造就。

不过,安怀宣是安子道弟弟、淮阳王安子昭一脉,论亲疏,无法和山阳王安休渊相提并论,未必能够脱颖而出。

……

“七郎,我决意立山阳王为皇太弟,承继大统,你意下如何?”

年初送穷的时候,山阳王曾向皇帝告过徐佑的黑状,说他生活奢靡,后来派人查了查,应该没受什么人指使,纯粹是这位山阳王听说徐佑很受金陵女郎们的欢迎,所以心生醋意,背后给他泼脏水。

这专属于纨绔子弟的幼稚,让徐佑一笑了之,没和他一般见识。可要是这样的纨绔子弟当上皇帝,后果实难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