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墨清简来了(1更)(1 / 2)

九重华锦 莫西凡 4586 字 6天前

“天佑,回去,别再过去了。”

云胤杰好不容易追到被大火逼的再不能前进的罗天佑,在他身后大喊一声。

旁边正好一颗大树砸下,要不是罗天佑反应快,反身飞过去将人一把推开了,恐怕...

“快走!”云胤杰逃过一劫,顾不得感叹劫后余生,拉着罗天佑就跑。

罗天佑也知道,他过不去了,只有撤退,这么大的火,大夏的大部队,肯定是不能冲进来送死,他们烧这场大火的目的是什么?

烧死他们?

虽然他们用极端的方式,把整个白芒山迅速点着了,可他们所在的位置,只要撤退及时,不会伤及根本。

那大夏这么大的动静,这么大的牺牲,就愚不可及了。

“胤杰,他们一定不会让我们这么安然无恙撤走!”

“他们总不能飞过来拦着咱们,从这撤出去,最多一天的功夫,这场大火可是要烧上几天几夜都不知道,他们追不上。”

云胤杰知道他的意思,是说对方不可能就这么烧把火算了。

可火势这么大,他们又能干嘛?

“整个山都被点着,他们要拦着咱们撤退,就只有绕山,差不多也就是一天的功夫,若是行军速度快一些,说不好就在咱们之前赶到堵着咱们,到时候,身后是一片火海,我们没有退路...”

“绕山...”云胤杰顿了下,继续赶路,到处是火,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点着。

“一定是!”罗天佑心里突然肯定起来。

因为除了这个,他想不出还有别的招。

“天佑,你说得对,有可能真的是,他们这么个玩法,咱们在白芒山所有的伏兵都的快速撤退,他们绕道过来就没有了阻力,且火势一下还烧不到山脚,这是西北风.....靠!太阴险了,天佑,现在怎么办?”

这大夏皇帝这般狡诈?以前怎么没发现。

两人在火海中穿梭,好在这附近还有落脚点,但过不了多久,这里的火就会连成一片了。

“想追上霍老将他们在说,就算他们真的绕过去,咱们也只有一条道。”

原本,对方只有一条道,现在变成他们了。

两人正赶路,突然天上一道惊雷!片刻间,电闪雷鸣,火光冲天中,格外让人心惊胆战。

“要下雨了?”云胤杰猛的抬头,说完就听的一声炸雷,脸上欣喜不已。

罗天佑也跟着抬头而望,这个时间,雷雨天可不多,且之前看着,也不像要下雨的样子,但如果现在能来一场大雨,那老天爷真的是显灵了。

“最好是,走!”不能光指望老天爷啊,他们还的尽快追上商量法子应对。

雷声轰隆,没有停歇之意,乌云翻滚,闪电划破长空。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的所有人都傻了。

“为什么?明明说没有雨的,明明说没有的!”

因为靠的近,易雍明吸了几口浓烟,刚准备自己也带人绕口,头顶突然传来雷声,一时脸色大变,仰头对着天空喃喃自语,随即一阵剧烈的咳嗽,身子一个不稳,直接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惊的一旁众人手忙脚乱的将其扶起。

却被易雍明一把挥开了。

若非他此时情绪不对,又身体不适,否则以他的内力,这些过来扶他的人都要被他内力所伤。

“不会下雨的,不会的!”

这不是老天爷的意思,绝对不是,他才是父皇选定的皇位继承人,生下来就注定的,他才是真命天子,等他灭了川西,很快就能一统天下,成为天下之主,老天爷一定是开玩笑的,不会下雨的。

易雍明的反应,周围的人也都明白几分。

若是此时还不明白,那就...

那五万兵马进去,就没有出来的,这么大的火,哪有可能活着?

虽然他们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将这白芒山点着的,但是皇上一定知道。

五万人啊!

用这么大代价换来的一场大火,若是被老天爷这么一场雨给浇灭了,别说皇上,纵是他们也有些接受不了。

难道这就是天意。

有些人不由跟着抬头而望,其实他们心里更多的是害怕,如果皇上知道,那是不是说,皇上早就做好了牺牲这五万人的打算!

从皇上之前的种种布置来看,不是没这个可能不是吗?

为了这一仗胜利,为了点着这把火,五万将士的命啊。

想到此,有些人心里已经生出害怕,还有迷茫。

他们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为什么大帐,那川西王,原本就是大夏的皇子,是皇帝的哥哥不是吗?还是曾经的太子,他们两兄弟不就是为了一个皇位吗?

就要这么多将士用命去陪着吗?

这人心一旦溃散,就很难再聚拢了。

原本,对这个皇上,这些个军中将士就没有太多的敬畏之心,他是皇上不假,可他并非马背上得来的天下,而是从先帝手中得到的,年岁不大,可是自他等级之后,这朝中情况,大家也都略有耳闻,为了巩固政权。

云家,霍家,罗家,不都被逼走了吗?

没错,身为君王,谁不想集权,可是,很明显皇上还不到那份上,没有驾驭这个局势的能力。

强行而为,只能适得其反,这次领兵亲征,更多的,难道不是为了难以归拢的兵权吗?

大家都不傻,都看的明白。

“皇上,饶山而行,太过危险,不如再次等候李将军消息,若是他们安全过去了,二十万兵马,就算拦不住,也能拖到咱们去支援,这白芒山现在一片火海不说,这山路太难行了啊皇上!”

有人终于忍不住劝说了,不光是皇上过去危险,他们也不想跟着去冒险。

这可是他们大夏的大股兵马啊,万一这条道不行,他们岂不是都要折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