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你坑我?(1 / 2)

♂nbsp;苏折看出了她的意图,道:“照这条路跑到城门,约摸也得半个时辰之后。我知道一条捷径。”

沈娴道:“你不是一直在养病么,会知道捷径?”

她对这京城不是很熟悉,想来苏折也不会比她熟悉到哪里去。

苏折却道:“虽是在养病,前几次病情好转时,也出来转过两回。这京城你好像是第一次来,你不如听一听我的。”

沈娴毫无保留地信了他。让车夫按照苏折指定的路线前行。

从始至终,她都是这般对他深信不疑。

然而,这一次沈娴错了。

她如此相信苏折,所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马车驶进了北夏禁卫军的包围圈里,前方无路可走,后方亦无路可退。

沈娴眯着眼看着一脸淡然的苏折,苏折还对她温和无害地笑了一下。她现,这人纵使不认得她了,但那腹黑的性子却是分毫未变。

“你坑我?”

苏折略扬了扬眉梢,眼底里几许笑意,道:“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你抢了去,万一我清白没有了怎么办?”

沈娴被他给气笑了,道:“你可能不知道,你清白早就没有了。”

苏折温浅道:“天子脚下,纵没有我给你指路,你也跑不出京城。”

她现折腾这么一遭后,苏折的精神好了许多,心情看起来也不错。这让她依稀有种恍惚感,仿若时光倒流,回到了他们初时时候的光景。

只不过这一次换做她来主动着。

沈娴告诉自己没1;148471591o54o62有关系,就算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把他们之间的所有事都忘得一干二净,那也没有关系。只要他还活着,不就是上天对她最大的眷顾了么。

从大楚奔波到北夏,一路千山万水、长途跋涉,沈娴一心惦记着这个人,途中不曾睡过一个好觉。

眼下被围,让沈娴蓦地有种疲惫感,她轻叹一声,淡淡道:“算了,你如今是北夏的瑞亲王,我也没抱很大的期望真的能将你从这北夏上京劫走。”她苦笑一下,又道,“可我还是很不甘心,就算希望渺茫,也想要尝试一下。既然希望不大,也就无所谓失望,我另想法子便是。”

苏折目色略有些深沉,他头靠着软垫,半阖着眼帘,那幽邃目光尽落在沈娴脸上。他道:“可你的失望,好像都写在了脸上。”

沈娴挑起眼梢看他一眼,道:“比起失望,此生还能再见到你,已经让我欣喜若狂了。”

苏折一怔,心里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敲打了一下,而后竟因她的话感到悸动。

他问,“莫非你恋着我?”

沈娴笑,回答:“苏折,我无时无刻不在恋着你。”她目光有些淡淡湿润,“你呢,你还恋着我吗?”

苏折遗憾道:“早知如此,方才不给你瞎指路了。出去吧,我会请求吾皇,免你一死。”

沈娴嗤笑一声,道:“那我还真是谢谢你大恩大德啊。”她倾身过来,手指轻轻摩挲着他的衣襟,轻声又道,“但你们北夏皇好像还无法定我的生死。你且放心,这次失败了,下次我还再来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