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你说我怕把她忘了?(2 / 2)

她一提,便使苏折常常想起那日的光景来。

兰儿见状,愣愣地问:“王爷你笑什么呀?”

自从苏折醒来便不曾笑过,倒是那次抢亲事件以后,兰儿常常见他若有若无地笑。

再对比一下偏院里整日挂着苦瓜脸的准王妃,尽管兰儿心里愤愤的,还是觉得那日抢亲的女子更顺眼。

之所以初初沈娴一推门进去,苏折看她的第一眼时便愣了愣,觉得莫名有两分眼熟,后来他找到了缘由所在。

有一次苏折出了卧房,去到书房,打开门进去,甫一抬头,便看见书架旁边的墙上挂着一幅画像。

那是一幅女子画像。

画中女子一袭高襟立领长裙,青丝垂腰,间挽着一支白玉簪,腰间佩戴一枚袖珍竹笛。那眉眼神态,嘴角轻勾,仿若一颦一笑都活灵活现。

女子虽没有美到倾国倾城,却叫人一目难忘。

苏折站在书房里,静静地看了许久。

兰儿不明所以地进来,担忧道:“王爷站了颇久,要不要歇一歇啊?”

苏折问:“这里为何会有这样一幅画像。”

兰儿便也循着往墙上看去,讷讷道:“这是以前王爷苏醒时所画的呀,那时候王爷的神智时而混乱时而清醒,王爷说怕把她忘了,所以先画下来……”

话说到此处,兰儿自己也怔怔然。她怎么越看越觉得……这画中女子似有些眼熟啊?

倏而她福至心灵,蓦然想起来,这怎么和那日抢亲的女子恁的像!虽说那日的女子装扮和这画中不一样,可那眉眼却是如出一辙!

苏折窄了窄眼帘,轻声道:“你说我怕把她忘了?”

北夏皇见大楚使臣送来的礼物十分寒碜,说是大楚的地方特产,可明眼人一看就是临时凑的。有的特产还是北夏的产物,由边境贸易给流进大楚境内的。

而楚君更是打着要领略北夏风土人情的旗号,丝毫没有离去的打算。

北夏皇当然知道沈娴这一次来的目的。要是沈娴就这么轻易地离开了,反而不能使他放心,要走就要让她死心地走。

沈娴头一次与北夏皇共同坐于殿上时,总算得以把北夏皇的长相看得清清楚楚。

这位名义上的义外公没有一开始她所设想的那般老态,只不过是辈分摆在那里显得他有些老罢了。

苏折与北夏皇,起码有六七分相似。沈娴想,若是她早一些看清楚北夏皇的样貌,早在当初两军对阵于边关之时就看清楚的话,也不会猜不到苏折与北夏的关系。

只是竟兜兜转转了这么久,她才现。

:还是希望小伙伴们能够支持正版,谢谢。盗版猖獗,吾之痛恨每每思及此,无心码字!至于说苏折失忆了,这个也不是绝对性的,他就算暂时不记得一些事,但爱着沈娴时的感觉是不会忘的,那可是他深入骨髓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