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你说我怕把她忘了?(1 / 2)

♂nbsp;北夏皇冷笑道:“朕道是谁有如斯大胆,竟敢在瑞王大婚之日劫走瑞王,原来是楚君。怎么,楚君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出使北夏的吗?这要传出去,到底是谁比较可笑!”

沈娴对此面不改色道:“初来乍到,对北夏不熟悉,想请瑞王帮忙做向导,带着朕在这上京里转转,看看风土人情,怎的了?”

“今日可是瑞王大喜!你不仅破坏了婚礼,还劫走了人,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不觉得太厚颜无耻了吗?”北夏皇就盼着,苏折此生都不要与大楚再有任何瓜葛联系,如今却是他不回大楚,大楚偏偏找上门!

沈娴勾着唇角,讥讽道:“说起这门婚事来,朕不得不又要嘲笑北夏皇一下。小儿无知也就算了,北夏皇一把年纪了,竟也相信结婚冲喜这回事?枉北夏皇英明一世,却糊涂一时。”

北夏皇道:“你这黄毛丫头,一味地逞口舌之快有何用,别忘了你现在在谁的地盘上。”

沈娴道:“朕当然没忘,朕是客,北夏皇是主,还请北夏皇有点待客之道。”

两国国君在京城大街上谁也不让谁,这要传出去了,才叫人笑话。穆王从旁打圆场道:“皇兄,还是先请楚君下榻驿馆宫邸再说吧。”

最后北夏皇派人将苏折所在的马车送回王府,原先包围的禁卫军收了兵戈,护送沈娴到驿馆宫邸。

沈娴站在马车车辕上,随手撩起车帘,回头深深看了苏折一眼。

苏折道:“原来是大楚女君。”

她想问他,愿意跟她回大楚吗?沈娴动了动唇,最终却什么也没问。她放下帘子,轻巧地从车辕上跳下来。

沈娴带着自己的人,调了头往京城内城的方向走,她站在马车旁,脚步顿了1;148471591o54o62顿。

从苏折的这个角度看去,从窗帘的缝隙间,看得见她的侧脸。

她轻声唤了一句:“苏折。”似唤给他听,又似唤给自己听。

真好,总算找到他了。在他们此生都还活着的时候,又见面了。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只是有了一个新的开始。

苏折眼神黯了黯,看着她从车帘的缝隙里走过,长衣衣角在春风里飘飘,肩后青丝渺渺。

那一声“苏折”,让他似曾相识,久久回味。

好像,他几日前,便是听到这样一道声音,将他唤醒的。

沈娴住进了北夏的驿馆宫邸。数日后,她在边关临时准备的出使队伍才66续续地抵京。

后来苏折继续在瑞王府里养病,沈娴则周旋于两国会晤之间。

那日苏折的大婚没能完成,进门来的新娘子也不知算不算是名正言顺的瑞王妃。只不过她也没有被遣回娘家去,而是住在王府偏院内先熟悉熟悉这王府上下。

兰儿依然负责苏折房中的整理工作。

知道苏折没有王爷架子,她便曾在苏折耳边念叨道:“劫走王爷的那人实在可恶!奴婢以往只在话本里见过男人抢新娘子亲的,却从没见过女子抢新郎的亲,这世上怕是没有哪个女子有她那样大胆的。”

兰儿对沈娴的印象一直挺深刻,那日沈娴虽没有穿姑娘的衣裙,可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女子,且是一个眉目凌厉、英气逼人的女子。当时那女子手刀一往她颈边一劈,落落干脆,现在兰儿想起来还愤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