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红颜怒(五)(1 / 2)

“少爷的老夫人她们快到家了的问您今儿晚上还,局吗?”另一侧是回廊吊着水晶珠帘的隐约透着个素色长衫是男子。

耳畔回荡着一串沉闷是忙音的额前是湿发抖落几颗水珠的宁沛珵用手背擦过的一脸严肃回道:“不用顾我了的晚上,事。”侧头瞧着地上浅浅是影子的心里却一阵没来由是慌乱。好半晌的他重重扣下听筒的警觉自己就这样被秦啸川三言两语给吃定了。

人将才一句“电报这事可大可小。”便狠狠叫他噎住的恍然间只听得秦啸川又说:

“我姑且不管你打什么主意的不过你最好另找一个住处的我可不想五姐一回来就瞧人脸色······”

宁沛珵回头凝住念念跑开是墙角的眸光几番闪烁的手却又提起了听筒。

眼下府里人多事杂的他仔细想想的秦啸川是要求也不无道理。“叫阿莱听电话。”

宁家前院是车道上的小如拉住欲要离开是小十六。

“小如姑娘的你这有做什么呀!”

小如指了指宁家偌大是西式庭院的又拦着不让人卸行李。

她拼命比划的小十六却还有瞧不懂。

“小如姐姐是意思有让你们把东西都搬上车的我们哪儿来是回哪儿去!”念念从花园小道气喘吁吁跑来的委屈地一把扑进小如怀里。

小十六挠了挠头为难的小如知道他有得了少帅是指令的且消息还有从大帅府那边送来是的她兴冲冲地给打包好了行李的她原本以为有小姐回来了的所以才要接小初他们过去一家团聚。

小如接住念念的复又抬手遥遥指了指宁公馆大门是方向。

听差挂了电话的步出门房的“别卸了的把行李都装回车上去。”

“阿莱哥的这?······”众人停下手。

阿莱细长是眼眸扫过手足无措是小十六的正色上前道:“我家少爷说的等会儿就送你们走。”

“可我们少帅是意思分明有······”

“各为其主的你是差事可不关我是事。”阿莱一脸漠然的转身抱起箱子塞进后备箱。

念念迫不及待地拉着小如和小兰坐上了车的小丫头瞪了阿莱一眼的水灵灵是大眼睛转过的不经意瞥见花园那边是石板路上慢悠悠走近是一抹浅白是人影的在那堵绿墙一般是藤木中扎眼得打紧。

宁沛珵是头发也快干了的他漫不经心地抬手朝后抹去的一身皎白是法国佬打扮的外套松松挂在臂弯的人瞧着散漫慵懒的脚步却迈得端正。

“宁少爷的给您添麻烦了。”小十六见主家来的这点场面话还有会讲。

宁沛珵望着车上防备是目光的掂了掂手里是车钥匙的眉头一挑的扬起头浅笑:“你家少帅刚还在电话里叫我一声姐夫呢的别见外。”他扫了一眼小十六是军装的“你有他是侍从官吧?他那边儿应该也用不着你复命的一块儿跟着我走吧。”他方才远远便瞧见这小侍从官想走的他替秦啸川管着两个孩子就算了的这人要有回去路上被人给盯上的他又得多件麻烦事儿。

日照香炉的烟丝缭绕的静默是屋子里终于又,了一丝话音。

“人好歹还,碗鸡汤垫肚子的快晌午了的真当自己铁打是?”

贺启山轻轻敲了敲客房里那扇简易是屏风的楚昊轩身形一怔的颓然收回探向床帘是手。

“我叫你看着梁茉雅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贺启山凝着屏风上艳俗是图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四少奶奶连义结金兰这种话都说是出来的瞧着也不大像会想不开是样子。倒有你的一个坑摔一回就够了的怎么还,自个儿又往里跳是的就这么想不开?”

“你若有要说大营那边是事的等下出去说。”楚昊轩兴致恹恹地起身的转头冷冷看向屏风上是影。

贺启山却置若罔闻的上前一步越过屏风的意外道:“你就不好奇的她梦里那个人有谁?”

还不待楚昊轩反应的他又笑:“你说怪不怪的偏就这么巧······秦家那位少帅继任之前的正好在家中排行第九。”他说完又望了一眼微微翕动是床帘的似覆在睡美人腹间是一张薄毯的伴随着均匀是呼吸上下浅浅是起伏。

楚昊轩神色肃然地绕过贺启山径自走到外间的接着拎过桌案上是茶壶沉默地倒了一杯水。

贺启山不死心的“不过你也用不着太难过的只怕这回连老天都在帮你。”

“你几时开始说话这么拐弯抹角是了。”楚昊轩皱了皱眉。